灵域通>竞技网游>故庭春 > 玄亮:华胥夜游,鸟入樊笼联动,黑化备X亮,勾引错误的老公
    今夜的汉宫笼在一片晦暗的雨中,玉阶彤庭,珊瑚碧树,诸般窈窕颜色都裹在重重雨雾里,教人看不真切,偶有好风拂过檐下金铃,那声响也如缠绵泣音,声声催人心肝。

    丞相诸葛亮缓步走过长长的宫廊,一排排庭燎绰约摇荡,勾缠着玄色的披风也随之翻飞,锦绣宫灯明灭,无人窥见的披风之下,映出了一角绯红艳色。

    履至天子宣室之外,当值的寺人面色古怪地看着这位气度高华的战俘愈来愈近的脚步,这些时日以来,陛下对待这魏国丞相颇为特殊,他自然不敢怠慢,可他不是尚且被陛下锁在别院之中?如何能孤身穿过宫闱重阍直谒宣室?正当寺人愣神,葛亮对他展颜笑道:“中贵人且暂留殿外,切勿通传。”语罢便如同以往每一次谒见天子一般,迤迤然拢着披风入殿去了。寺人看他轻车熟路的样子一时无语,又揣测葛亮这般行径或许正是天子之意,他们陛下行事一贯莫测,索性便依葛亮之言守在了殿外。

    宣室殿中,刘备刚与徐元直议毕政事,徐庶颇有些踌躇地望了一眼坐在上首的天子,正寻思如何开口为孔明求得一丝喘息之机,至少许他步出那间小院,总不能将人长久地囚困下去,正待向刘备开口,却忽闻殿外有脚步趋近,随即耳中便传来一声“夫……陛下”,语气极为熟稔,徐庶诧异地想,怎么还有些像孔明的声音?徐庶转头一看,惊讶地从座上弹起,竟真是孔明,只见他盈盈下拜,风姿如神,只是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,徐庶心中异感陡生。

    “亮巡南中三月有余,甫一归来便见元直哥哥与陛下相对枯坐,满面不乐,竟是为何?”葛亮调笑罢便回头示意殿中寺人退避,然而他并未曾看见寺人茫然失措的眼神,刘备不动声色地朝他们摆了摆手,诸人方才退入殿外。

    “孔…孔明,你怎的在此?”徐庶平复了心绪,急忙问道,说来孔明不仅突然现身宣室,还唤自己……他二人虽是至交,孔明从前倒也并未如此唤过他,徐庶又看向刘备,生怕天子一旦恼怒会加罪孔明,不曾想刘备仍旧沉着面容坐于席上,难窥喜怒。

    “是亮之过,想着尽快赶回长安,近日又未曾与宫中府中通过书信,故而连陛下也不知亮今日归京,元直哥哥勿怪。”葛亮笑意盈盈地踱至刘备身边坐下,拢了拢披风,春水似的眼波流淌过满殿烛光花影,目光触及刘备案上一卷《列子》,微微诧异了一瞬。

    见葛亮对待刘备这般亲昵行止,徐庶心下更是讶然,“长安?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元直,夜深露重,朕便不留你了。”徐庶语音未落就被天子强横地打断,徐庶自然知晓刘备对孔明的心思实在不清白,断然不会留他在此,或许孔明夜入宣室正是天子圣意,只好无奈起身告退,转身之际,竟然看见孔明扑进了皇帝怀中。

    今夜真是怪事连连。

    刘备在葛亮步入殿中时就发现了怪异之处,虽则诸葛亮有通天的能耐,身子被他玩成那样,又有重兵守卫,他如何能孤身至此?更有甚者,诸葛亮对他何曾有过这般的好脸?就算是在床榻之间被自己作弄狠了,情欲过后他也仍旧要摆出一张冷淡的面容,而这人在他面前如此闲适自得,顾盼之间潋滟多情,看向自己时犹带几分嗔色。

    这不是诸葛亮。或者说,不是他从魏国弄回来的那个诸葛亮。

    刘备仍旧端坐席上不露声色地思索着,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葛亮与徐庶一番交际,听见那声“元直哥哥”脸色肉眼可见地沉了一瞬。等他支开徐庶,正欲仔细询问一番,身旁刚刚还乖顺坐着的人便似乳燕投林扑进自己怀中,刘备险些维持不住面上佯装无事的神情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刘备差点就对自己的面容失去了控制。

    葛亮坐在他膝上,一手解开了披风,上好的蜀锦迤逦堆叠在美人可堪一握的腰肢间,葛亮身上竟只覆了几层薄薄的绯色纱衣,胸前隐约可见两团雪白的高耸正柔柔贴在刘备胸膛,搔得皇帝胯下发胀。

    “夫君,亮好想你”葛亮双手勾着刘备坚实的臂膀,倾身啄了啄天子的唇,又将头埋在刘备颈间,身子乖顺地贴伏在他怀中,明摆着邀请皇帝对自己任意施为,若是从前,刘备早已拥着佳人好一番云雨,此刻却似丝毫不为所动,甚至颇有兴致地故意绕过温香软玉去拾案上书简细细审观。

    葛亮迟迟等不来皇帝动作,可那硬挺地顶着自己腿根的东西又算什么?美人微红着脸抬起头,目之所及便是皇帝泰然观书的样子——他竟还有心思观书?葛亮心道南中事繁,自己只是半月未回书信,主公竟真生气了不成,葛亮垂目又道:“那蛮王行事没个章法,亮尽日忙于整饬吏治民生,归京路上又偶逢荆州故旧,一路相叙,竟忘了给陛下回信。”

    刘备仍旧端坐不动,面上窥探不出是喜是怒,只有刘备自己知道下身那物早已被这狐狸精燎出了火,只怕不解前因冒然开口会在葛亮面前露出破绽,故而只能强忍欲火,静观其变。葛亮见刘备还不将目光从书简上移开,索性用腿根轻轻蹭了蹭刘备那处硬挺,娇声道:“阿翁怎么还生气?亮都知道错啦。”语罢果然感到那物又胀大许多。

    任凭刘备如何收敛眼中滔天的欲火,听见这一声唤,面上威容也出现了裂痕,阿翁?这小淫娃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?刘备昔为游侠时交游广阔,曾听一西方来者言及三千世界,那么在另一方世界里,诸葛亮与自己又是什么关系?料想也没少往床榻上纠缠就是了。

    葛亮见刘备竟神游太虚一般不理会自己,撇了撇嘴,径自用温热的修长手指隔着天子冕服轻轻拂过皇帝那处鼓胀的伟物,满意地看到那物在自己指下跳动,正欲进一步动作,却忽然被皇帝紧紧攥住手腕,刘备下手向来没个轻重,更是从来不懂怜香惜玉,葛亮被攥得生疼,一双神光流转的瞳目登时漫起了两泓清浅的水色。

    “阿翁真是小气!”葛亮挣开了刘备的禁锢,推开皇帝欲要起身,刘备看他面颊气鼓鼓的样子有些想笑,小狐狸精气性还挺大,不知是谁给惯得,“孤这便告退了,陛下好生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葛亮正欲起身回转,不想刚直起身子堆叠在腰间的披风就全数散落在地,美人通身皎洁的肌肤如今只堪堪掩在几重如烟如雾的轻纱之下,胸前与腿间的一派风情若隐若现,殿中昏昏烛火足以照见瑰姿妍态,光丽的脸庞染着几分薄红,凡人见之心折,他就如此这般站在那儿,竟似一轮妖月堕入汉宫,在人间天子的怀中幻化了人身。

    刘备打趣地看着美人难得失措的模样,葛亮羞恼地伸手去拾那披风,不料皇帝长臂一展将他复又扯进怀中,末了又将他的披风扔得老远。“小淫妇,朕是许久未曾幸你了,就这般急色?穿成这样来勾引朕,就不怕途中被人扯去衣裳,将你奸个透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伯约与亮新制的!别扔坏了”葛亮看着刘备粗野的动作不乐道,没曾想这一句话将皇帝更惹出十分的火气,怎么哪都有这个姜伯约?刘备黑着脸抚上葛亮胸前浑圆的奶团儿,试着拢了拢,竟一掌难握,倒是比自家那个骚货奶子大上许多,刘备颇有些新奇,带着厚茧的宽阔手掌将葛亮抚弄得舒爽,葛亮正待享受片刻天子的服侍,胸前忽然一痛,原是刘备下了狠手揉捏那对乳肉,“呜…..疼,阿翁轻些…..嗯啊”

    刘备全然不理会,自顾自揉捏着,甚至赏了那两团淫肉几个清脆的巴掌,将葛亮胸前作弄得乳波摇荡,绯色纱衣之下的双乳已经被玩成了淫靡的粉红。“小淫娃,出去浪了这些时日,奶子给野男人摸过没有?”